闲听冷雨 作品

第372章 周如仪没了 (2更

    “孙慧,你怎么会在这?”

    方小满向来是个坐不住的性子。

    这会儿看到孙慧竟然在她要寻找的保姆人选名单中。

    她几乎惊的没有跳起来。

    扭头看看陈墨言,再看看一脸通红的孙慧,她二话不说直接就摆了手,“你不用待在这里了啊,我可是不会用你的,坚决不用。”这样的人带回家看孩子?不管谁家用她,谁爱用爱用,反正她是打死都不用!

    就孙慧这性子。

    让她看孩子,她是得多嫌弃自己的女儿才找这么个保姆?

    所以,向来是想到什么说什么的方小满率先就把孙慧给去掉了。

    孙慧的脸通红。

    看着两个人,她嗫嚅了半天,最后瞪了眼方小满,咬着牙跑了出去。

    “两位和刚才那个陈敏认识吗?”

    “有过几面之缘。”

    陈墨言不想和外人说这些,只是看了眼方小满,“行了,你先选吧。”

    这可是方小满找保姆。

    她做的就是帮着她在一旁参考参考。

    两个人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最后选定了两个保姆。

    和中介所的人定好了试用期,每个保姆半个月,合适的就用,不合试的就走人。

    约好了过去的时间。

    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人朝着外头走。

    才走出中介所,一个身影朝着两个人冲了过来。

    吓的方小满一下子挡在了陈墨言的身前,怒瞪着来人,“你怎么回事,会不会走路的啊,你……孙慧,你要做什么?”看清出现在自己两人跟前的人,方小满除了怒气之外,眼底写满了警惕,“你想做什么啊,我可告诉你啊,这里可是好多人的,你要是敢做什么,我一喊就会有人来的……”

    “我不是来找你的,你闭嘴。”

    孙慧的眼神阴霾。

    语气也极是狠厉,对着方小满瞪了一眼,她扭头看向陈墨言,“陈妈妈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什么事情?”

    对于陈妈妈的事情,陈墨言是真的没去观注过。

    在她的眼里头,那样的人再怎么蹦哒也就是隔应一下罢了。

    还能真的把她怎么样?

    所以,她明知道陈妈妈受人利用,在背后故意抹黑她。

    可是有她在,有顾薄轩在。

    背后的那些人都彻底的输了,陈妈妈还能做什么?

    所以,陈墨言对于陈妈妈是真的没有关注。

    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呢。

    这会儿猛不丁的见到孙慧,听到孙慧的话,她忍不住有些诧异,“她没回老家吗?”

    以着她对孙慧和陈敏这两姐妹性子的猜测。

    她们可不是甘愿去养陈妈妈这么个大活人的性子啊。

    陈妈妈最后肯定是要回老家去的。

    她觉得,这是陈妈妈最好的结局。

    可是,瞧着孙慧这表情,难道,陈妈妈没回去?

    “你别装的一脸无辜的样子,你什么时侯也学会这样暗中给人使绊子,用那种下三烂的手段了?”

    “陈墨言,愧你还是老板,敢做不敢当,我鄙视你。”

    “你说什么呢,言言都懒得理你们这些人了,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啊。”

    “好狗可是不挡道,孙慧你赶紧的给我们让开路啊。”

    孙慧冷冷的看她一眼,“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抱着陈墨言的大腿在这里耍威风,狐假虎威罢了,你给我闭嘴啊,我不稀得和你说话。”这话把方小满给气的啊,她就要跳脚,陈墨言拽了她一下,摇摇头,“你和她一般见识什么,行了,让我和她说两句。”

    “你刚才那话,她怎么了?”

    “你明知故问吧陈墨言,你把她害成这样,先是姓陈的出事,他对你还好吧,可是你当时做了什么,睁着眼看着他出事,你却不肯帮,现在,你又这样对待把你养大这么多年的女人……”

    “陈墨言,你可真是狠心!”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孙慧却是恨恨的看她一眼,转身就走,“你会有报应的,陈墨言。”

    “这女人胡说什么呢,言言你等着,我非得撕烂她的嘴……”

    “行了,咱们先回去吧。”

    “小心你家丫头醒了哭。”

    方小满听到这话立马收了脚,二话不说乖乖跟着陈墨言上了车子。

    回家。

    回到家,方小满直接抱着自家娃去亲热。

    陈墨言则是沉思着走进了书房。

    她连着打了两个电话,其中一个是让人去查陈妈妈去向的。

    另外一个,则是查陈敏和孙慧姐妹两人。

    坐在椅子上。

    她把身子整个靠进去,伸手按着自己的眉心。

    忍不住有些无语:

    最近这是怎么了,老是遇到些旧人呢。

    这才和吴良鑫遇到没多久。

    竟然调头就撞到了孙慧。

    陈墨言摇摇头有些想笑,这是老天爷在告诉她,地球就那么大,不管什么人都有随时碰头的可能性?

    第二天,陈墨言收到了两份传真。

    一份是关于陈妈妈的。

    看着上头写的那些事情,陈墨言不禁极其的无语起来。

    也难怪孙慧会觉得自己和陈妈妈的事情有关。

    陈妈妈那么大一个人啊,竟然被人把身上的钱都给骗光了。

    说是做什么投资啥的。

    真心不知道陈妈妈怎以就信了那些人的鬼话?!

    资料上说,陈妈妈没了钱,又哭又嚎的,到最后竟然直接就跑出了孙慧的住处。

    直到现在两个多月了还找不到人。

    当然,孙慧基本就没找过。

    第二份是孙慧和陈敏的。

    先是陈敏的。

    看着上头写的,陈墨言咪了下眼,陈敏竟然好运气的钓到个金龟婿?

    摇摇头,不可能的,对方绝不可能娶陈敏。

    所以,只是玩玩?

    她摇摇头,略去陈敏的,直接看孙慧的。

    被崔明的太太发现。

    收回屋子,而且其中的男孩子还被崔明的太太给抢走了。

    因为她好像是不能生孩子!

    最让孙慧受不了的是,崔明在他太太抱走孩子捍侯,他就站在一侧。

    半个字儿没说!

    这让孙慧心寒的不得了。

    断了崔明这边的路,孙慧带着自己的女儿只能租住在一间小屋中。

    破烂旧。

    到现在,孙慧是恨所有的人:

    恨陈妈妈,限早逝的陈爸爸,恨陈墨言。

    恨崔明。

    恨崔明他太太。

    这样扭曲的心理之下,她连自己身边唯一的女儿都恨!

    打骂,不给饭吃都是正常的。

    没办法谋生。

    孙慧最终一咬牙进了中介所准备当个保姆什么的。

    没想到头一回就撞到了陈墨言。

    脸上火辣辣的孙慧觉得自己被羞辱。

    躲在角落看着陈墨言

    等人的车子离去,天知道她有多气。

    好想冲出去把那车子给炸了!

    可惜,她做不到。

    回到家,她直接对着自己的女儿又是一通的打骂。

    直到女孩子受不住,大声哭着求饶。

    可是孙慧不肯罢休啊。

    正在气头上,她下手顿时就有点没轻没得了起来。

    把个女孩子打的是遍体淋伤。

    鲜血淋淋。

    最后,更是恨恨的直接拿着布条塞到了她的嘴里,“听到你的声音都烦,别给我出声啊,不然我还抽你。”

    女孩子一脸的惊恐。

    猛点头。

    无神的大眼里头全都是无声的祈求——

    我不哭,我不哭了,妈妈你放开我……

    可惜,没人应她。

    孙慧几天没睡好,这会儿打骂了一通女儿,竟然觉得倦意袭来。

    她一头躺到了不远处的沙发床上。

    只是才咪了会眼。

    似睡非睡中。

    不知道哪里咣当一声响。

    把个孙慧给吓的,噌的一声跳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地震了?”

    “呜呜,呜……”

    “呜什么呜,是你把箱子给推掉的?你说说你,我要你有什么用,连睡个好觉都不行,你个死丫头,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不成。”孙慧一边气的直骂一边抄了根鸡毛掸子,对着女孩子就是一顿猛抽。

    疼的女孩子脸色惨白惨白的。

    喘不过气来。

    嘴里头被堵着,她也说不出话来,只能用那双无神的大眼对着她妈祈求。

    可惜,却是被孙慧给直接无视。

    估计是打累了。

    最后,她把沾了血的鸡毛掸子丢到一侧,自己再次躺到了沙发床上睡过去。

    睡梦中。

    孙慧本能的觉得不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