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咬他

    夜悠寒抱着秦以陌堵在门口,心里很心疼她的难受,但是现在,是为她讨回公道的时候,只能硬着心肠,低头亲着她汗湿了的头发,只要老太君不道歉,他就绝不妥协。

    “悠寒,你能别那么倔吗?”两个男生当众搂搂抱抱,卿卿我我,成何体统,夜耀祖脸色铁青。

    “以陌受到伤害,都是拜某人所赐,当年,是你带她回来的,你答应过她的母亲,会好好照顾她,现在她受了委屈伤害,你却不为她讨回公道,还维护幕后黑手,你还算是人吗?”夜悠寒如利箭般的眸光,狠狠地盯着他。

    夜耀祖身体顿时一颤,不自禁地后退了两步,神情悲凄。

    谋害以陌的幕后黑手,是他的母亲啊,他能怎么做啊?

    他绝望地叹了一口气:“罢了,是我无能,是我辜负了……”他愧对以陌,更加愧对她的母亲,他身影踉跄地转身离去,他不能忤逆老太君,他也没胆量做,只能当缩头乌龟了。

    事已至此,再僵持下去,也只是让别人笑话而已。

    老太君用力攥住拳头,深吸了一口气。

    看出了老太君想要妥协,程姑立即焦急地说:“老太君,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夜家的声誉,你没有错……”

    老太君抬起手掌,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看着夜悠寒和秦以陌,沉声说:“是我老糊涂,做错了判断,是我的错。”

    唯我独尊了这么多年,一直以来,只要是她做的决策,无论对错,没有人敢质疑,能够让她弯下腰,掉了皇冠的人,竟然是她的孙子,老太君仿佛瞬间苍老了,狼狈地离开了寒院。

    “以陌,以后不会再有人敢伤害你了。”经过今天这一出闹剧,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