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女帝卡5.9

    此为防盗章, 50%, 36h  唯你草莓味(四)

    中午。

    宁婴从高中部食堂后侧的冰箱柜里拿出早上放进去的水果沙拉,放到靠窗空位上。

    然后, 拿着饭卡去窗口打饭。

    学生食堂可选的菜式不多, 每天基本都是五荤五素,一个人吃的话一荤一素差不多。

    宁婴点了一个香菇青菜,一个红烧牛肉, 盛了碗汤回到自己的位子。

    擦干净筷子调羹, 刚准备开动,眼前突然一暗。

    “咣当”一声,对面多了一个餐盘。

    宁婴抬头。

    郁璟臭着脸挥手驱赶身旁的小黄毛和于业, “一边呆着去。”

    小黄毛看了一眼安安静静坐在窗边的小姑娘,嘿嘿笑了一声。

    老大这是准备泡妞啊!

    郁璟瞅了一眼低头喝汤的小白兔,扫了一眼她面前的两个菜,连碗饭都没盛, 冷不丁开口:“初中生, 去盛饭。”

    宁婴抬头看了他一眼, 复又低头继续喝汤。

    被当做空气的郁大少, 眸色微沉, 推了一把自己的饭碗, 冷哼:“老子给你去盛。”

    架在连排椅横档上的大长腿一落地,郁璟正欲起身, 耳朵眼儿里突然钻进一个细细软软的声音:“我不吃饭的。”

    “嫌弃我?”

    “没有的。”宁婴摇头, 分外耿直地回答:“我减肥。”

    郁璟明显愣了半秒, 视线在小白兔的脸上来回扫视,硬是没看出哪里需要减肥。

    皱眉:“矮子还不吃饭。”

    宁婴拿着筷子的手一僵,看了一眼手里的香菇,默默告诫自己,千万要忍住。

    轻吐出一口气,她开口:“同学,可以不要打扰我吃饭吗?”

    “不可以。”干脆利落的郁璟式回答。

    像是还没逗够她一般,郁璟架着腿,左手手肘支着膝盖,拿右手的筷子倏地落在宁婴的餐盘上。

    夹起一块牛肉,语气恶劣:“不是减肥么,肉我替你吃啊。”

    啊你大爷!

    心里已经把郁璟打死一万次,宁婴面上还要装作有些怕他的样子,默默伸手抓住自己的餐盘,睁着一双红彤彤的大眼睛,一副准备往旁边挪的架势。

    郁璟嗤地笑出声,“要不这样,把你手机号给我,我就不欺负。”

    知道小白兔怕他,手机号肯定分分钟到手,郁璟心情有点好。

    这好心情还没维持半秒钟,就看到小姑娘细细白白,捏着筷子还有些发抖的手,一块一块地夹起牛肉放到他的餐盘上。

    郁璟:“…………”

    小姑娘眼眶更红了,憋着眼泪,说出的话软的不行:“呐,都给你吃好了。”

    郁璟心里咯噔一下,妈的,感觉心窝子都要化了啊!

    原本就没多少块的牛肉,一下子就易主了,宁婴有些不甘心地看了一眼他的餐盘,默默放下筷子,索性不吃饭了。

    拿起自己的餐盘把没吃几口的剩菜倒掉,宁婴走回到座位前,抱起自己的水果盒,红着眼儿,低着头,快步走出餐厅。

    郁璟盯着餐盘里的牛肉,无声张了张嘴,愣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手上的筷子刚准备撂下,桌子旁突然多了个人,抬头一看居然是班里那个叫肖鸣的弱鸡。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有屁快放。

    肖鸣攥着裤线的手紧了紧,深吸一口气,磕磕巴巴地开口:“郁璟,裴萌她身体不好,休学了一年才刚回学校,你别……别欺负她行吗?”

    “你说什么?”郁璟抬手揉了揉耳朵,放下筷子的右手慢慢捏成拳。

    肖鸣有些瘦弱的身板几不可闻的颤了一下,就在他以为自己马上要挨拳头的时候,郁璟突然开口:“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肖鸣愣了一下,咬咬牙,重复道:“裴萌她身体…………”

    “裴萌?”

    嗯。

    确实很萌。

    郁璟霍然起身,抬手拍了拍肖鸣的肩膀,努努嘴:“帮我收拾一下。”

    说罢,直接甩手朝着食堂大门走去。

    默默坐在旁边看戏的小黄毛嘿嘿嘿笑出声,筷子指着肖鸣点了点,一脸你小子还真不怕死的表情。

    郁璟腿长,追出去的时候,宁婴才刚绕过食堂侧前方的水池小花园。

    郁璟远远跟着她,一直看着她走进花园深处的小凉亭。

    郁璟站在远处,看着她规规矩矩地坐在石凳上,打开手里那个跟宝贝似的水果盒。

    小姑娘拿着叉子,叉着切地方方正正的水果,一口一口地往嘴里送。

    亭子上挂满了浅紫色的紫藤萝,风一吹,花瓣簌簌落下。

    郁璟抬手摸了摸胸口,突然很想吃水果。

    啧。

    还是抽烟吧。

    于是。

    高中部食堂前的小花园里,两个没吃午饭的人,一个吃着水果减肥餐,一个抽着烟。

    迷之和谐。

    ……

    【主人,郁璟的爱慕值又上升了。】

    这是小羽毛这个月内第十八次提示,郁璟大概真的有某方面的癖好。

    比如特别喜欢软妹子。

    或者说是个萌妹控。

    总之。

    只要宁婴出现,大少爷一贯黑着的脸,总是能晴上几分。

    宁婴被他缠得久了,反倒也有些习惯了。

    这家伙除了脾气差点,脑子缺根筋,做什么事都喜欢玩票之外。

    也没什么其他优点了。

    没有期待,就没有伤害。

    宁婴如是点了点头,低头收起手上的卷

    子和习题册,拿出课桌里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最后一节是体育活动课,距离下课放学还有十五分钟。

    她收拾好书包,整理好桌面,起身把椅子规规整整地推到课桌下。

    做完这些后,她才背上书包,走出教室。

    宁婴下楼梯的时候,班里几个约打篮球的男生正嘻嘻哈哈地准备上楼回教室。

    几人乍看到宁婴出现在楼道拐角,打闹地动作戛然而止,炸耳的大嗓门更是一秒消声,生怕把郁璟捧在手心里的小宝贝疙瘩给吓到。

    对于这些人条件反射似的举动,宁婴看久了也就习惯了。

    裴萌的外形实在是太具欺骗性了。

    曾经,宁婴也是努力过的,想让自己看上去凶一点,高冷一点。

    然并卵。

    只要是用裴萌这张精致又好看,气质软到甜的小脸做出来的表情,看在别人眼里,凶一点就是委屈,高冷点还是委屈。

    所以说,老老实实走人设不好吗?

    何必为难自己。

    朝着几人礼貌地点了点头,宁婴微侧着身,从他们让开的空隙穿过。

    刚走了两个台阶,身后的男生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突然开口:“裴萌,你等等。”

    宁婴停下脚步,转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