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家小花 作品

第二百九十五章 京城之别

    这日,桓生和瑾歌就要与齐恪告别,于是在簟西楼老地方一聚做最后的道别。

    现在的齐恪已经不同往日,仅仅一小段日子,身份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此刻,亲王府已经焕然一新,依旧彩灯高挂,门庭若市,无不在表示着这个亲王爷的身份,以及深受圣上的疼惜和重视。

    今日的齐恪,一身华贵的衣衫,与当初那个衣着简陋朴素的小乞丐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也是幸得了瑾歌的照顾,不然他大概连一件完好的衣服都不会有。

    看到这个的齐恪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熟悉有之,陌生有之,但更多的是欣慰和疼惜。

    瑾歌自是十分不舍齐恪,齐恪亦是,近十年来,都是瑾歌一直护着他,若没有瑾歌,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到今日,故而,他们之间的感情也不是简简单单的朋友而已。

    “七狗,哦,瞧我这嘴,怎么还突然叫你七狗了,你的名字叫齐恪啊。”瑾歌尴尬的笑了笑,略微迟疑了半刻,方才继续缓缓道:“齐恪……恪儿,薛姐姐和你柳师父就要走了,以后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薛姐姐……”齐恪本来严肃沉稳的小脸上,在那一瞬间好似恢复了孩童的模样,目光中的不舍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随后又将目光转向一旁的桓生,不舍的唤了一声:“柳师父……”

    桓生不怎么将神情流露在脸上,他微微一笑,朝他点了点头,只是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那目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在传递着什么讯息。齐恪见了他的眼神,心中不断的回味起太多太多,他抿了抿唇,收起了目光,将脸垂下了几分。

    一旁的瑾歌只当他舍不得,倒也想宽慰他几句,便拽起齐恪的手,轻轻拍了拍,兴许是渐渐变得多愁善感了些,还未言语出声,倒只觉鼻头微酸,险些落泪,垂目看着自己握在手中的手,沉默着思索该说什么。

    这看着看着,她就发现齐恪的手腕上红痕依旧,可齐恪这些时日在京城早已养得滋润白净,更无甚伤痕,她一时奇怪,便拉开他的袖口,轻轻摸了摸,发现并不是伤痕,便问道:“这是……胎记?”

    齐恪顺着瑾歌的目光看去,讪讪的笑了笑,立刻答道:“对呀,这是胎记,自小就有的。”

    他说着,抬起手摸了摸,示意给他们看,“哥哥姐姐们有所不知,恪儿这手腕上的胎记与父王的一样,都是在手腕处有一圈红痕,像系上的一圈红线,想必这是遗传而来,父王就我一个孩子,是否是巧合那就不能定论了,不过这确是我与父王之间珍贵异常的共同点,而且,小时候听七爷爷说,这是吉祥的胎记。”

    他说得语气清淡,不见几分哀伤,可此时此刻的气氛却不自觉有些沉重静谧,听着齐恪言语间的情愫,想必其实十分思念故亲,虽然他不会表现哀伤,可他一定很孤单,脑海中依旧将他们记得十分清晰,想来最近这段日子,恢复了不少。

    瑾歌初次觉得,桓生让齐恪恢复身份是一件大好事。

    一时之间,连站在不远处的听竹和阿松都忍不住溢出一丝悲伤,心情沉重。一旁的桓生则不然,而是看着齐恪的胎记,脑海中想起了一些事,心中有了答案。

    “嗨,那说来还真是神奇了。”瑾歌突然换上一脸的笑来,朗声笑道,“不过这既然是吉祥的胎记,那恪儿一定会大富大贵,平平安安的,薛姐姐就不用担心你啦,待我们离去以后,你可就自己好好的了哈,对了,豆儿,恪儿的安全可就靠你咯,你们俩小子啊,可得好好的,有时间了,一定来渝州城,听到没。”

    瑾歌看似霸道的话语里,无不透露出她对他们的不舍和挂念,就好似一个即将远去的母亲一般,处处叮嘱着自己的‘孩子’。

    桓生默默地看着她,会心一笑:倒是俨然已经有了做一个娘亲的模样了。

    听到瑾歌点自己的名字,神游的田豆子可算回神了,半知半解的点着头,轻声‘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声道:“薛姐姐,你别担心我们了,你好好担心担心自己吧,我们这一堆人里,就属你最难照顾了。”

    “你这小子!我打你……”瑾歌佯装愤怒的模样,抬手想给他一下子,不想他早已学精,利索的躲开了。

    众人一阵欢声笑语,渐渐驱散了离别的忧伤。

    简单的聚上一聚以后,瑾歌和桓生便准备好了一切,正式启程了。

    临了京城门口,马车在路边等候着,他们一行人漫步而行,依依惜别。

    “今日一别不知道何时才会再见了。”瑾歌这一声感叹,却没有唤来迎合,反倒是听到齐恪突然说

    了一句让她大吃一惊的话。

    “下次再见,想必薛姐姐的小宝儿早已出生了。”齐恪说着,目光瞥向了瑾歌的肚子,还伸手微微指了指。

    此言一出,瑾歌可谓是尴尬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哎呀……你小孩子……瞎说……说什么……”

    齐恪却丝毫没有觉得有何不妥,倒是言语间满是笃定之意。

    桓生听着他的话,目光打量了他一番,转而将目光投向瑾歌,见她又急又羞不知所措的模样,敛眉浅笑不语,不过他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