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安 作品

团圆

    大年三十,天不见亮,艾林就被一阵阵剧烈的鞭炮声吵醒了。?女?sheng?小说?网 w?

    “姨妈!”

    艾林睁开双眼,摸了摸佳佳的小脑袋。

    “幺妹,这么早就来啦!”

    “嗯,妈妈说,今天要早点儿过来跟外公外婆过年!”

    “好孩子,你先帮姨妈把门关上,我这就起来。”

    “嗯……”

    佳佳重重地点了点那精致的小脑袋,蹦蹦跳跳走了出去。

    “姨妈,你要快点起来哦!”

    “好……去玩吧!”

    艾林在床头找到衣裤穿上后,一把胡乱抓起了头发后,一边走着一边边扎着头发。

    “哥,你来啦!”

    “嗯,妹妹早啊!”

    哥哥笑着和艾林擦肩而过后,把一大袋水果和烟酒放在了另一件屋子的木柜子上。

    “哥哥,你怎么晒这么黑呀!”

    艾林背着双手懒懒地靠在大门框上。

    “今年太阳大,工地上,没有哪个不晒黑的!”

    “嗯,哥哥去年都没有这么黑呢!”

    “男人,要黑一点才行,以前太白!”

    “嗯,哥哥和爸爸一起架木有好几年了吧?”

    “你姐刚刚怀起佳佳就去咯!快四年了吧!”

    “是吗?好快!”

    艾林站直身子,随着哥哥走下自家坝子,来到了大爷的坝子里。

    “姐姐!”

    艾林开心地双手挽着姐姐,把头靠了在姐姐的肩膀上。

    “嗯……一路上辛苦吗?昨晚睡好了吗?”

    “还算顺利,就是堵车太厉害,觉倒是睡好了!”

    “姨妈,我们出去玩吧!”

    “好……”

    艾林牵着佳佳的手向灶房外走去,留下姐姐和妈妈弄午饭。妈妈是主厨,姐姐是副手,此时的厨房还轮不上艾林插手,因为在妈妈眼中,艾林是不会做饭的。

    “祖祖,你在干嘛呀!”

    佳佳看着男祖祖在门前的泥土里采摘一种绿色植物,好奇地蹲下了小身板。

    “这是一种中草药,可以拿来治病!”

    祖祖停了下来,手握一大把类似于水仙的叶子,他起身向佳佳走了过去,从手里分出一根叶子递给了佳佳。

    “好香呀……”

    “是呀!你可不能含在嘴里哦!”

    “嗯……”

    佳佳仔细把玩着手里的叶子,像是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一样新奇。

    “公公,您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要配药材呢?万一不小心摔着了,多的都去了!”

    艾林伸手过去拉公公,公公却用右手扶着石头,一下从低处跳上了坝子。

    “只要能动,别人找上门来,就算做一件好事!”

    “十元钱,您都卖了一辈子的价了,可以长点儿嘛!”

    “长啥子!”

    爷爷没有理会艾林,径直往自家二楼走去。

    “公公去哪儿?”

    “去配药。”

    “配什么药呢?我怎么不知道公公还是个医生呢!”

    哥哥有些吃惊地望着艾林,有点儿不相信。

    “爷爷扯草药来治疗女性胸痛,这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听爷爷说,这是祖传秘法,不用打针做激光。效果嘛,那是立竿见影的,又便宜,所以有很多人来找他。”

    “是吗?那挺厉害的!”

    “嗯,只可惜我爸爸和大爷不愿学,这可能要失传了!”

    “如果公公愿意教,我倒是愿意学!”

    哥哥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都是孙女婿了,公公不可能教你的!”

    “那我只有老老实实跟着爸爸架木咯!”

    “哈哈,你们工资那么高,不必转行呢!”

    “脸超水泥,背朝天,都是辛苦钱呢!”

    哥哥下意识地捶了捶腰。

    “哥,你的腰怎么啦?”

    “刚刚在工地上干太累了,太逞能,一块钢板都拿不起,大家都笑话我手五缚鸡之力。后来,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大老爷们,硬是搬着两块钢板跑,现在落下了腰椎间盘突出。”

    艾林沉默了,过了一会儿,爷爷从楼上走了下来。

    “公公,配好了吗?”

    “还差一种药,我到山坡上去找找!”

    “都要吃饭了哒!”

    “我如果没回来,你们先吃!”

    公公丢下话,就转身离开了。他身前围着一块中山服那种颜色做的围裙,穿着那亘古不变的解放鞋,矫健利索地疾步走着。

    “公公一点儿都不像七十多岁的人!”

    “是!七十五了!”

    艾林蹲下身,和佳佳一起把玩着那跟不知什么名字的药材。

    “婆婆,慢点儿!”

    哥哥看见婆婆从大爷大门走出来,赶紧跑了过去,搀扶着。

    “好好好……”

    婆婆满脸堆笑,那眉间被时间亲吻过的皱纹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艾林闻声也立刻跳起来,从灶房里搬了一根凳子放在了婆婆身后。

    “婆婆坐!”

    艾林又找来一根小凳子,坐在了婆婆的跟前。

    “婆婆,我想问一下,公公一直都是这么固执,古板吗?我叫他吃了饭去山上他都不听,毕竟我们今天过年嘛!”

    “是呀!你公公年轻时说一不二,没有人感跟他争,也争不赢他,所有儿女都怕他!”

    “我怎么不怕他呢!”

    “他现在变多咯!”

    “嗯……婆婆,你们那时候结婚都是包办婚姻吧?”

    “我是包办的,婚前都没有见你公公一面呢。你公公不是,听说后面那个女祖祖以前要跟他在一起,他不干,说别人太强势你!”

    “哈哈……是吗?那公公是爱你的哦!”

    “哈哈……”

    婆婆被艾林逗的开怀大笑。

    “那时候,哪有你们现在的情情爱爱的哦!”

    “我很好奇,你们那时候结婚穿的什么啊?我想,肯定不可能是婚纱。”

    “你爷爷穿的是长袍,我穿的是大红色衣服和裙子。”

    “哇……公公那时候有长辫子吗?”

    “没有啦!哈哈哈……”

    婆婆又慈爱地笑了起来。

    “你怎么过来的呢,坐车吗?”

    “哪有车哦,坐的轿子,四人抬的轿子!”

    “哇……听起来好高大上的样子!”

    “有钱人家都是八抬大轿呢!不过也也好多自己走的!”

    “那已经很好咯!”

    “婆婆,您都生了六个孩子,实在是太厉害啦!”

    “不止呢,算下来,应该有十一个。”

    “啊?这么多?”

    “我们那时候都是敞开生,婆媳一起坐月子是普遍现象。”

    “那,怎么只有留个呢?”

    “有些是生病走的,有些是在肚子里坏了的,有些是饿死的。”

    “啊?肚子里怎么会坏的啊?”

    “唉,还不是跟你公公吵架,我一起气之下,就在床边撞了一下。”

    “哦……看不出来,婆婆还是有脾气的嘛,所以,千万可别欺负老实人呢!”

    “那后来怎么没生了呢?”

    “计划生育,你公公去结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