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异客 作品

209.番外:獾哥到哪里都是大佬(一)

    此为防盗章  两天前。

    保尔听到野牛群的声音, 带着两个弟弟逃跑遇到了一个很陡的坡,他们怎么也爬不上去, 保尔让弟弟们踩在他身上爬了上去。但他自己却无论如何也上不去了。

    野牛群已经越来越近,保尔知道自己可能会被踩死,他骗弟弟们他看到了一个兔子洞可以躲避, 让路易和亚瑟先跑。

    两个小崽子想要看见哥哥躲进洞里再走, 但对于小崽子们来说很陡的坡对野牛群却一点儿也不陡。

    成群结队的野牛跑了过来, 亚瑟和路易不得不飞快逃走,根本来不及看保尔是否躲进了洞里。

    露娜告诉他们保尔被踩死了,他们坚决不信, 认为哥哥一定还躲在兔子洞里, 坚持要带露娜去找保尔。

    直到露娜告诉他们, 她亲眼看见了保尔的尸体, 两个小崽子难过的哭了出来。

    经历了太多的母亲露娜并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如此脆弱,她不许两个小崽子哭,他们吃不下奶和牛肉就强迫他们吃。

    亚瑟和路易太伤心,吃了就吐, 露娜仍旧让他们吃, 反反复复,直到他们不再吐为止。

    等两个小崽子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 露娜才问他们躲过了野牛群之后发生的事。

    他们也如实告诉了露娜, 他们不小心跑到了帕瑞狮群的领地, 遇到了鬣狗, 是一个小哥哥救了他们, 还把他们安全送到了红谷的边界。

    露娜是一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母狮。特别是在她以为自己已经失去所有的孩子,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给予了她活下去的曙光,如此天恩,让她何以为报。

    她问:“你们知道救你们的小雄狮叫什么名字吗?”

    两只小狮子摇了摇头,很懊恼居然忘记问小哥哥的名字,亚瑟突然眼前一亮说:“我记得,我记住了小哥哥的味道!”

    很多时候动物之间名字不是最重要的标记,气味才是,这比名字更靠谱,名字还可能重名而气味是独一无二的。

    露娜目光深邃,看向帕瑞狮群。

    此时的诺亚正饱受高烧的折磨,他已经被烧的浑浑噩噩。

    至于高烧的原因,也许是被金鹫吓的太厉害,也许是晚上做噩梦出了一身的汗被风一吹就着凉了。

    小狮子感冒是很容易死亡的,一来小狮子身体的免疫力没那么好,二来感冒了吃不下东西营养跟不上就更难自愈。

    狮群不懂这叫感冒,他们把这种发生在幼狮身上并且死亡率极高的病状叫做“发热”,因为他们可以明显感受到幼崽身体滚烫。

    整个狮群都在为诺亚担忧,他们知道只要小幼狮发热不吃东西,那就离死不远了。

    诺亚模糊中听到库鲁焦急的声音:“都这时候了!还管什么断奶不断奶!让他喝!”

    蒂娜声音哽咽:“我喂过,全部吐了。”

    “吐了就再喂!直到他喝下去为止!”

    蒂娜哄着诺亚:“诺亚,别再吐了,喝下去,喝下去才是麻麻的乖孩子……。”

    接着诺亚就感受到有热热的奶香进入自己的嘴里滑到喉咙,但胃却本能的排斥,全部吐了出来,奶吐完了就开始吐黄水。

    蒂娜作为勇猛的母狮头领被野牛踢伤被鬣狗咬伤都能从容应对,却在这时候慌乱不已,哭着说:“怎么办,库鲁,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诺亚……。”

    诺亚很想说,麻麻,不怪你,是我运气不好遇到了那只可恶的金鹫,你别难过啊,我不会死的,但他根本没有力气说话。

    库鲁非常粗鲁的将诺亚的头死死按在蒂娜的肚子上说:“诺亚!你再敢给我吐了,看粑粑怎么揍你!”

    蒂娜用爪子拍着库鲁:“你凶孩子干嘛,这又不是诺亚的错!都怪你!诺亚身体本来就不如其他幼狮好,你也不知道多带他锻炼,你怎么当的粑粑,就是怪你……。”

    库鲁知道妻子现在已经乱了方寸又急又难过,任由蒂娜胡乱发泄脾气。

    诺亚还是怕库鲁的,他怕被库鲁揍,他也很想喝下去,但胃不让他喝,一直往外翻奶。

    被库鲁按着,胃里的奶刚翻出来,还没来得及跑出喉咙就又被新进入的奶汁压了回去。

    渐渐嘴里已经装不下奶,不断的往外流。

    “臭小子,喝下去!不许吐!还真以为粑粑舍不得打你!”库鲁一边凶狠的训斥着,一边轻轻的拍打着诺亚的后背和屁股。

    诺亚心想,粑粑,你打我也没用啊,真的不是我不想喝,别打嘛,你都不知道你的大爪子再轻轻打都挺疼的吗。

    蒂娜见库鲁真的打诺亚,连续几掌拍库鲁脸上骂:“不许打我的孩子,你给我滚!”

    母狮宠溺起小狮子来那是在动物界闻名的,只要涉及到小狮子,雄狮很可能会被母狮打得怀疑狮生。

    而雄狮面对发怒的母狮一般都会选择忍气吞声,在狮子界,打雌狮的雄狮最没出息,会被笑话的。

    库鲁的脸都被蒂娜打肿了。

    但在库鲁的拍打下,诺亚还真喝下去了很多奶水。

    诺亚发现库鲁并不是真的要打他,而是利用他对粑粑的畏惧心理强迫他喝。

    打他是为了帮助他消化,他能感受到自己肚子里有气,拍打几下好像气就顺了很多,放了好几个屁后,就能喝下去一点奶了。

    正是这时候喝下去的奶水救了他的命。

    库鲁见诺亚喝了奶,对蒂娜说:“得让诺亚好好睡一觉,我来哄他,我的毛多能挡风,不能再让他受凉。”

    蒂娜这时才意识到之前可能是她太着急冤枉了库鲁,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库鲁带生病的诺亚,雄狮根本不懂带孩子,又没母狮有耐心。

    但她也知道库鲁说的在理,只能对着库鲁龇牙咧嘴凶上几句:“你可别再吓唬孩子,要是诺亚睡觉不老实,也不许打他,把他给我我来哄,你要再敢凶他,看我怎么收拾你!”

    库鲁只能顶着一张已经被打肿的脸连连点头。

    诺亚把头枕在粑粑毛茸茸的大爪子上,而粑粑长密的鬃毛则将他整个小身体都包裹了起来,密不透风,即便早晨的空气还很冷,他却开始出汗。

    这一觉睡的特别的香,尽管快热死他了。

    狮群的小狮子们也异常的安静,全部窝在自己麻麻身边,完全没有心思再打闹玩耍。

    他们还深刻的记得在诺亚来之前,狮群里有三只小狮子都是因为发热死了的,最快的第二天就死了,撑的最久的也在第五天就死了。

    诺亚醒来感觉身体有了些力气,也能说话了,虽然还是很难受,但总体而言比之前好多了,至少脑子已经清醒。

    他想起小时候在一本讲野外生存类的书上看到过,一种长在热带草原上叫钩麻的植物具有退烧抗炎,去湿止痛、调节肠胃的作用,应该对他的病情有所帮助。就算没用,吃了也没坏处。

    他记得靠近红谷那边的灌木丛里就长有这种绿油油叶子钩齿状花朵是紫色的植物。

    他用小爪子轻轻拨开粑粑的鬃毛仰起头喊:“粑粑。”

    库鲁温柔的蹭着诺亚的头顶:“醒了呀,好点了吗?”

    “粑粑,我好多了,我知道有一种草可以治我的病,你去找来给我吃……。”

    诺亚给库鲁形容了钩麻的样子,并说出了具体的位置。

    库鲁之前就知道诺亚用猴面包树的叶子治好了丹尼尔的伤,诺亚总是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东西,这已经不让他感到惊奇。

    只要能让诺亚好起来,就是天上的星星库鲁都会想办法去摘。

    不仅是对诺亚,对任何一个孩子,库鲁都会用尽全力让他们活下来,他就是这样的父亲,和草原上许多暴躁又没耐心的雄狮很不一样。

    库鲁很快就带回来了诺亚口中的“钩麻”。

    不得不说钩麻难吃到爆,苦的不行,还有点辣,诺亚一口钩麻就着一口麻麻的奶水,还是吃的他想吐。

    如此三五天后,诺亚瘦了一圈,病却彻底好了,又能活蹦乱跳了,大口吃肉大口喝奶。

    狮群简直觉得诺亚能好起来就是一个奇迹。

    小狮子们更加崇拜他们的诺亚哥哥,虽然哥哥看上去比他们还瘦弱,却并不妨碍他们对哥哥的爱戴和敬仰。

    这在很多狮群里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最瘦弱的幼狮会被其他小狮子排挤甚至被自己的父母抛弃。

    诺亚觉得再也没有比他更幸运的狮子。

    蒂娜和库鲁认为诺亚会生这场大病完全是因为他太瘦弱,他们决定采取一些措施增强诺亚的体魄。

    并且他们知道旱季即将来临,诺亚这样的小狮子很可能挺不过去。

    现在五只鬣狗将塔拉围在了中间,领头的那只鬣狗脸上有道很长的疤,它大张着嘴露出两排尖利的流着涎水的牙齿,看上去异常狰狞凶狠。

    这只鬣狗头领指挥着两只鬣狗进攻塔拉的尾部,任何动物的屁股都是全身较为柔软好下口的地方。

    鬣狗在猎杀比自己体型庞大的动物时最喜欢的用的一招就是——掏肛术。

    草原上的很多动物都被鬣狗掏肛活吃过,他们从肛.门处咬出大洞再钻到肚子里掏食内脏,被吃的动物受尽折磨痛苦不堪,场面简直惨不忍睹。

    负责攻击塔拉尾部的两只鬣狗一跃而起从左右两个方位夹击,与此同时另外三只咬向塔拉的头部和两侧的肚子!

    这种攻击体位太绝了,塔拉根本不可能躲得过!

    诺亚的爪子紧紧的抓着洞口,急的嗷嗷嗷

    的叫,杜巴和卷尾也在洞里嗷嗷叫。

    塔拉根本没躲,怒吼一声正面迎击前方的鬣狗头领!

    嘭的一声巨响是塔拉和鬣狗头领的身体猛烈的撞在了一起。

    勇敢的塔拉!

    如果塔拉被五只鬣狗吓住,只要稍微有一点怯弱就会错失良机,这时只怕已经被后面的两只鬣狗咬住了尾巴和屁股,那么失去自己的尾巴将是她最好的结局。

    狮子在体积上是鬣狗的数倍,鬣狗头领被撞倒在地,背上被塔拉的巨爪抓出了数条血痕,塔拉的头部也被鬣狗咬出了血。

    塔拉转身就跑,她不可能打得过五只鬣狗,并且她想要把鬣狗引开,这样小幼狮们就安全了。

    塔拉没有跑多远就又被围住,鬣狗连战术也不讲究了同时扑上去,疯狂的啃咬起来,塔拉根本招架不住。

    诺亚将自己的爪子深深陷入洞口的泥土里,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他知道在这样的攻势下塔拉不死也得重伤。

    这时不远处响起了雄狮的怒吼声。

    诺亚寻声望过去,只见库鲁怒奔而来,茂密的鬃毛随风而扬,威武霸气极了!

    鬣狗们对雄狮的惧怕是深入骨髓的,吓的四散而逃。

    库鲁绝对不会放过这些鬣狗,他首先追杀鬣狗首领,一口就咬断了她的脖子,另外四只也很快就被解决了。狮子杀死鬣狗一般都不吃,主要是不屑于吃。

    好在库鲁来得及时,塔拉伤的不重,头部和脖子上被咬破了皮毛。库鲁舔着塔拉的伤,塔拉用头蹭着库鲁的鬃毛。

    诺亚回到洞里,杜巴和卷尾焦急的问他塔拉的情况。

    “塔拉没事,鬣狗已经被粑粑咬死了,我们出去吧。”